永州市委副書記、市長嚴志輝(右二)調研企業。郭磊 攝永州不少企業自籌資金結合政府提供的環保專項資金,完善廢水處理系統。編者按
  本報年度大型報道《你好,湘江——守護母親河行動》將目光鎖定萬古奔流的湘江。本報10多名記者組成的採訪團隊,沿湘江而下,分別走訪湘江流域的永州、郴州、衡陽、婁底、株洲、湘潭、長沙、岳陽等8市,以新聞人的視角記錄沿岸歷史、自然、經濟、文化,呈現真實、多彩的湘江。今天請看發自永州的報道。
  記者 聶映榮 小劉軍 鄒麟
  江與城
  千里湘江,源於永州。
  她的湘水兩千年前就溝通著中原文明和嶺南文明;她的瀟水孕育了最厚重的湖湘文化。
  世界水稻在這裡起源、瑤族在這裡發源、人文始祖舜在這裡安寢、理學鼻祖周敦頤在這裡出生……
  可是,永州市民曾對湘江有過一段灰色記憶:生活垃圾漂浮在河面,無證小紙廠污水直排入江,一些工廠存在重金屬污染。
  如今,這些場景已慢慢遠去。
  在近日發佈的《中國經濟生活大調查2013-2014》報告排出中國幸福城市二十強(分為省會級城市和地級市各十強),永州成為湖南唯一獲此殊榮的地級市。
  探訪幸福之源,發現生態環境保持良好,人民群眾能呼吸清新的空氣,飲用潔凈的水是永州市入選幸福城市的重要原因。
  A “永州的幸福感和湘江分不開”
  雲霧繚繞,空氣清新,翠竹滿山,溪水甘甜。這是今年3月中旬,永州市藍山縣紫良瑤族鄉野狗嶺給記者留下的印象。一類水質的源頭水伴隨潺潺之聲在群山間曲折而下,水是清的,捧起來是香的,喝下去是甜的。當地老百姓說:“我們這地方不富裕,但卻有珍貴的好山好水。”
  源頭水順山勢而下,從涓涓細流變成了湘江幹流——瀟水,瀟水奔流不息,行至永州與湘水交匯。記者來到這座山水之城,天空蔚藍,空氣清新。再行至湘江岸邊,發現江水清澈,江面已與天空相映成藍色。當地人得知記者是從長沙過來,樂呵呵地說:“好好感受一下永州這個幸福城市的幸福吧。”原來,3月4日,永州被評為中國幸福城市地級市十強之一,成為湖南唯一獲此殊榮的地級市。
  “永州的幸福感和湘江分不開。”在江上駕船的老人邊搖著船槳,邊和記者聊起了天,他已經在這裡生活了50多年,在他印象中,瀟水一直都是特別清澈的,從河面上遠遠看去,廻龍古塔和老浮橋靜靜陪伴著瀟水,兩岸綠樹延綿至遠方,十足像一幅山水畫。但在前些年,漂浮的生活垃圾、造紙廠極臭的污水、肆意遊蕩的挖沙船,打破了這幅山水畫。
  值得老人家高興的是,這些現在都已經消失。在城區的湘江兩岸,已逐漸形成一條完整的風光帶。“上岸之後,我有時還會和老伴到江邊散散步,吹吹風。”
  B “源頭百姓都沒保護意識,那還有誰會保護?”
  她的山水綠波,蕩漾著湘江最美的一段;瀟水和湘水交匯的蘋島,催生了“錦繡瀟湘”。
  “上游這麼好的湘江水,我們有責任去好好保護。”永州市環保局污染防治科科長辛春生說,去年從永州流入衡陽的湘江水,有11個月達到二類標準,這與近年來持續的污染防治工作分不開。
  在湘江發源地,藍山縣紫良瑤族鄉鄉長杜靜曾說:“隨著湘江源頭在藍山的名聲越來越大,村民保護環境的意識也越來越強,平時濫砍濫伐,燒木炭毀林的現象沒有了。”
  山腳下的村民趙禮旺說:“我們作為住在湘江源頭的百姓,都沒得保護這裡生態環境的意識,那還有誰會保護?”
  2013年,永州市對29家污染企業實行限期整改,對12家企業實行停產整治,關閉小造紙等非法企業22家。到2013年底,全市涉重金屬企業已由2008年的77家減少到32家,六類重金屬的排放總量較2008年削減65.6%。
  在離開永州的前一天,記者來到該市冷水灘區黃陽司鎮。2002年,有人在此租賃老廠房辦化工廠,超標數倍的鉛、鎘等重金屬隨著污水流入湘江。值得高興的是,這家化工廠已在去年被關停。在原來的排污口旁邊,早已沒有污水流過,下麵的江水較為清澈,江邊油菜花開得正艷。
  永州市冷水灘區環保局副局長魯解平說,近年來,他感受很深的一點是老百姓的環保意識越來越強了。“雖然從某個層面上來說,我們的壓力會更大,但最重要的是,有更多的人參與進來,湘江才會越來越清。”
  C “建設綠色生態家園,打造品質活力城市”
  永州地處湘江源頭,毗鄰兩廣,不僅是湖南對接珠三角和東盟的橋頭堡,也是粵港澳的後花園。全市森林覆蓋率達62%,常年空氣質量優良率達97%以上,主要水域95%以上的斷面達到國家地表水一、二類標準。
  “永州市將按照‘美麗中國’和‘四化兩型’的要求,建設綠色生態家園,打造品質活力城市。”永州市委書記陳文浩表示,堅持鐵腕治污,淘汰落後產能。深入開展湘江重金屬污染治理、城鄉環境治理、礦區治理。實施湘江污染防治三年行動計劃,加快推進重點項目。啟動鄉鎮整體推進項目,嚴格控制工業污染下鄉、農村污染擴大,從嚴整治畜禽養殖污染,確保農村垃圾無害化處理達到60%以上。推進“礦山復綠”工程,重點抓好石期河流域等重點地段和河流的綜合整治,確保每一處開采完的礦山都能儘快恢復青山綠水。堅持強化治理與發展礦業經濟緊密結合,著力打造千億礦業經濟帶。認真執行環保“三同時”制度,新、改、擴項目環保設施未通過驗收的一律不許投產運營。開展節能減排全民行動,新上項目必須嚴格實行環保評估,達不到環保要求和標準的項目一個都不能上。倡導全社會節能、節水、節地、節材,逐步淘汰能耗高、污染大的落後產能。
  永州是一首詩、一幅畫、一本書——柳宗元為她寫了八篇游記,懷素為她日夜狂草,陸游為她揮毫寫詩,徐霞客為她流連……
  在陳文浩的心中,永州要進一步加強生態和文化旅游資源融合、整合、保護與開發,大力實施旅游產業發展工程。
  “揮毫當得江山助,不到瀟湘豈有詩?”經過永州人國際化視野的打磨,這座古城將再現她的美麗與幸福。
  市長給湘江的信
  做母親河源頭忠實守護者
  永州市委副書記、市長 嚴志輝
  湘江,湖南的母親河,你從永州南部的山谷中噴涌而出,一路奔流不息,不知疲倦,像母親一樣默默地滋潤著湖湘大地,辛勤哺育著一代代三湘兒女。
  湘江,更是永州的母親河,從涓涓細流到奔涌大江,你流經8個縣區,用博大的胸懷擁抱了永州2.1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養育著610萬永州人民。能生活在你的源頭,我們感到驕傲、感到自豪。守護好你,是永州兒女神聖的職責和使命。我們向母親河莊嚴承諾——
  以“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為目標,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實施湘江污染防治三年行動計劃,不斷改善湘江源頭生態環境,努力保持和提高湘江源頭水質量,讓母親河永葆清秀面容。
  正確處理經濟社會發展和水資源條件的關係,全面考慮水的資源功能、環境功能、生態功能,對水資源進行合理開發、優化配置、全面節約和有效保護,讓母親河永葆豐盈體態。
  對水利基礎設施實行科學規劃,合理佈局,加快建設。抓緊建設好湖南省“一號水利工程”——涔天河水庫擴建工程,並把涔天河水庫擴建工程建設和湘江及其支流的開發利用與水生態環境保護結合起來,讓母親河永葆青春活力。
  堅持“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和“生態環境保護優先”的原則,把河道綜合治理作為湘江保護的重要手段,全面加強河道採砂管理,嚴厲打擊各類採砂違法行為,大力開展河道清障,讓母親河永遠暢流無阻。
  守望者
  “我希望記錄越來越乾凈的過程”
  唐偉松,民間環保公益組織“綠色瀟湘”永州站成員。作為一名環保志願者,他或許更喜歡“湘江守望者”這個稱呼。他已在永州的湘江邊“守望”3年,每年投入的時間也越來越多。
  唐偉松是土生土長的永州人,在他的印象中,永州城雖然是座城市,但卻完全可以用“山清水秀”來形容,瀟湘兩水相匯之處,風光無限。
  平常,他和其他志願者會帶上檢測包,去永州污水處理廠的排污口和自來水取水點檢測水質,這種常規檢測他們每月都會進行3到6次。
  做了幾年環保之後,唐偉松等人發現,在湘江永州段,城區幹流旁邊的污染行為較少,反而在農村地區的支流旁邊比較多,小作坊式的工廠粗放排污、養殖企業的糞水直通河流、農藥瓶、生活垃圾被直接扔在河裡。
  “那些小支流就和毛細血管一樣,問題多了,肯定會影響整體。”今年,他們決定沿著零陵區和冷水灘區的支流排查污染源,並沿途進行宣傳。因為大部分河岸都無法行車,他們只能徒步行走,“也就200多公里,我們可以走完。”今年2月,他們在零陵區富家橋鎮走訪排查時,發現一個小紙廠粗放排污,便立即將情況反映至永州市環保局,不久後,這家小紙廠被關停。
  唐偉松說,每次走訪、檢測,他都會用筆記下相關情況,並拍下照片,“持續10年或者20年,我希望自己記錄的不是污染,而是湘江越來越乾凈的過程。”
  城市名片
  永州,位於湖南南部,五嶺北麓,湘粵桂三省區結合部。永州古稱零陵,因舜帝南巡崩於寧遠九疑山而得名。隋初設置永州總管府,永州、零陵從此一地二名。又因瀟水與湘江在城區匯合,永州自古雅稱“瀟湘”。
  永州是一本書,其歷史文化底蘊非常深厚。永州是世界稻作農業之源、中國陶瓷工業之源、中華文明道德之源。舜的開明治國、任人唯賢,柳宗元深刻的惜民愛民思想,周敦頤朴素的唯物主義思想和“出污泥而不染”的高風亮節,“女書”的神秘莫測和瑤文化的千姿百態,以及規模龐大的寧遠玉琯岩古舜帝廟陵遺址的發掘,無一不展示永州歷史文化的精深博大,無一不凸顯了中華文化的靚麗瑰寶。
  2013年,永州地方生產總值完成1163.4億元、增長10%,財政收入達到100.4億元、增長15.8%,城鄉居民人均收入達到22368元、7799元,分別增長12.5%和13%。  (原標題:品質活力城市在湘江之源起航)
創作者介紹

鄭秀文

dk13dkvqw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